导演诗人制片人杨焱钧诗组五首

来源:安徽社会网 编辑:Ahshw 2019-10-17 09:32
    导演、诗人、制片人杨焱钧  《橱窗模特》  借助你,我在夜色中找到了城市的反光  你和他们或她们,终究如此不同  逆行时,我在你的对面  那是我最不愿顺从的一段冬天  人行横道拥挤,红灯有布满血丝的眼睛  嘿,女孩,你手捧着这冬夜里  惯有的寒冷,是在寻找拥抱...

  


  导演、诗人、制片人杨焱钧

  《橱窗模特》

  借助你,我在夜色中找到了城市的反光

  你和他们或她们,终究如此不同

  逆行时,我在你的对面

  那是我最不愿顺从的一段冬天

  人行横道拥挤,红灯有布满血丝的眼睛

  嘿,女孩,你手捧着这冬夜里

  惯有的寒冷,是在寻找拥抱吗

  还是怀中另有隐情?

  雾霾里

  我看见你伸出的十指正努力张开

  像是要撕开这一座城市的冰冷

  其实,我们是如此之近,仿佛我

  伸过手就可以拥抱你……

  你看,人行横道12米,盲人过道3米

  中间并没有隔离地带

  但是,现在我们隔着一个华灯初上的夜

  隔着厚厚的玻璃橱窗,穿过去

  这会是一段相当漫长的距离

  你在对面,城市上空升起完整的夜晚

  我们快要被黑色淹没了

  一辆公共汽车悄无声息开过来

  远处的霓虹闪烁使人眩晕

  


  导演杨焱钧和孙宏华老师

  《乡村黄昏》

  风推着黄土的尘灰,前来和你相认

  你已记不清,这是第几回从土地里走失的骨肉

  扑面拥抱你。西南的太阳,又落下了一些

  黄昏,在反复下蹲和起立的骨节里

  隐隐作痛,你听到了膝盖里轻微的

  睡眠。疲倦,是远处被掀开的

  荒芜的秋耕地,每劳作一次,它们就会

  在你脚前脚后的土地里多出一些

  回家的人,那些走得比你早的人

  已经走成了一个圆润的黑点

  消失在村庄的前额处,乌鸦衔来夕阳的树枝

  光线开始变得稀薄,归巢的乌鸦们一定知道

  黄昏落下的光线,其实就是日子泼下的

  浓重的阴影,笼罩住秋天所有的事物

  而回家,是即将迟暮的田野中

  唯一被点亮的一枚灯盏,照着这样一个人

  在田野里安静站着,像一株晴朗而干净的树

  劳作了很久,还没有领自己回家

  


  导演杨焱钧修改剧本

  《有时候》

  从西班牙那边打捞书信,我常想起夏日午后慵懒的阳光

  原住民的头发五色斑斓,我像是其中的一根

  总是,在夜晚的风中飘荡,那时候我们刚刚谋面

  我喜欢模仿你只身在酒馆里冒险,抽出理想中的硬币

  投掷柜台付账,当然,有时候会很狼狈

  有时候会身无分文,这时刻我就想起了你

  从遥远的异国,送来土豆,诗歌和卡片

  你有时候像一个很娴熟的搬运工人

  微笑着站在对面,因此使我也时时变得温暖

  懂得在午后的阳光下,看一群孩子上学出门

  放学回家,母亲收割后,斜倚着门框入眠

  有人说:生的意义全在于活着,努力的使骨头向上

  但你在自己的书里埋下羽毛,说更老的老人会提前死去

  在秋日凋落的夜晚,乌鸦翻飞,唾沫吹面

  ——我是一个囫囵吞枣的人,总是不解其味,误以为有些话

  从你那边借来,便不必再还,因此阅读多年

  我还是习惯了在夜晚犯罪,肢解所有路过的语言

  有很多是你的,它们曾使我感到压迫和恐惧

  但又使我,愈陷愈深于这种,中了埋伏的快感

  


  和影视人员在一起聚会

  《出口》

  一整个冬天,我们都没有说话

  寒冷堵在门外,母语在水面以下

  结冰,不能流动。城市的街道在盛放

  黑暗,它固执地以为

  我们喜欢这些。我们在黑暗中摸索

  道路像是空气,我们找不到诗句的火镰石

  照亮彼此的面孔。我们像是陌生的人

  要重新牵手,重新走出河岸,湿淋淋的

  拥抱,并借以取暖。记得去年,你在诗句里

  练习挖坟,开玩笑说如果自己死了,诗歌就是

  信守拈来的墓志铭。我深信不疑你的热爱。

  那些词语低矮的篱笆决不能阻止你,你必将越过

  虚无的泥沼,这个冬天粘稠的暗黑

  像你说的那样,站在母语的上游

  用语言简易的独木舟,狙击诗歌的两岸

  但是,现在这些已不重要!

  我们必须要找到出口,那些遗失的嘴唇

  或者一把锐利的斧头,将冰面击出裂纹或

  微火。春天也许并不遥远,黑暗赋予我们

  倦怠,但我们必须清醒,寻找并等待一个

  汉字或词语的发芽。这是必须的。

  现在我们开始吧,从脚下开始

  从我们的旧外套开始

 

     《在江浙遇梅雨季》

  是时候了。晴天迟迟不来。我在屋中骑马

  越过雨水。而在此刻之前,我还是一介书生

  整理旧诗词,玩文字刀工,语病折磨使我憔悴。

  日子的根基要坚硬起来。自三月就要防止节气

  返潮,备好火柴与明媚春风。出城去,

  让语句的藤蔓独自缠绕,进窗户。

  要与青荷为邻,绿萝为伍,令时间肥厚

  她们的茎叶。或者做个迷路的人,毁弃时针

  剩余的旅途。将文字归于炉火,重新打造诗的

  水源,涵养,使梅花在铁器的内部生成

  隔岸语句的种子。将屋内的诗人拉至旷野

  对饮三杯,然后展羊皮地图,吐新卷的烟丝

  相互告诫:“湖心亭开不出桃花源。”

  不如走路,再走路,消化这沉闷的梅雨。

  (原发表于《诗林》2016第五期)


Alternate Text
下一篇
没有了  

微信客服